发表于:

【台湾老店】揪感心!这家喜饼店让新人赊帐借饼!



【台湾老店】揪感心!这家喜饼店让新人赊帐借饼!礼庄20多年来坚持自营自销,客人赴土城门市试饼。

走进礼庄饼店土城总部,不到10坪接待室,挤满前来看饼试吃的新人。不论是下订百盒的大户,或只买20、30盒的小资新人,所有顾客的一致目标,就是攀亲带故、软硬兼施地向店家抝折扣。

讨价还价声此起彼落,「我们没设门市通路,就是要把最实惠的零售价回馈客人,真的不能再便宜了!」担任总经理的次子刘俊谦,委婉中带着坚定眼神,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向顾客说明。

在旁默不作声的负责人刘子维摇了摇头,难掩苦笑地领本刊,进到工厂现场。

薄利多销 20年不涨价

一分为二的厂房,两组合计约20位师傅火力全开,赶製招牌中式芝麻蛋黄与伴手礼凤梨酥。眼神快速扫过原物料,唯独一箱白花花的猪油,让刘子维停下脚步,「原物料都有配合厂商直接送来工厂,只有猪油,一定要亲自上市场挑选,这重任现交给儿子来做,我才放心。」

原来,看似不起眼的猪油,竟是礼庄芝麻蛋黄大饼酥香的秘诀。

招牌芝麻蛋黄大饼用料扎实,包入冬瓜糖丁、核桃、葡萄乾、蛋黄内馅。(150元/12两)

选用无腥臊味黑毛猪油,手工切丁,加入冰糖腌渍24小时,才包进馅料。无论磅重、包馅、压模、修边,每道工序几乎都得仰赖手工,刘子维说:「传统大饼还是要靠手工,机器做的饼皮较硬,不会有酥的口感。」够资格站上生产台的师傅,年资至少五年起跳。

「这行现在真的不好做、非常竞争不说,以前订饼,300、500盒都算小咖,现在100盒以上就叫大咖!」人力成本吃重,加上近年油、电、瓦斯价格飞涨,礼庄12两中式喜饼售价150元,20年未曾调涨;日本进口皇后西式礼盒单片进货成本10元起跳,零售价维持10年冻涨。

消费者看不透的隐形成本,让礼庄只能赚到1成利润,刘子维仍不时向接棒的二子刘书荣与刘俊谦耳提面命:「东西不能卖贵,一定要卖的很实在,给人买到会高兴、吃了会怀念,才有可能再上门。」

然而,刘子维并非生来就这般「保守」。80年代,艺人欧阳龙、曹启泰、刘尔金与金臂人黄平洋的订婚或弥月饼都选用礼庄,在烘焙业拥有一定知名度,刘子维也曾一度迷失在砸钱行销做广告、快速展店的商业竞争洪流。

农民之子 开麵包店起家

「老家在阳明山,爸妈是农民,希望我也种田,但我总觉得利润太低,一直想做生意。」刘子维身为长子,从小要帮家里务农,为了把橘子扛下山叫卖,清晨4点出门,徒步抵达士林已是早上8点。

中式喜饼多数工序仍仰赖手工製作。

有次经过一户人家门前,不知是否看不起山里来的孩子,竟朝刘子维吐漱口水,受伤的幼小心灵从此立誓要出人头地。心心念念想靠做生意搏翻身,但到底要做哪款生意?刘子维灵光乍现决定做麵包糕饼,理由是「至少不会饿肚子,万一卖不出去,一家大小都有得吃。」

父亲一度反对,妈妈只好偷偷卖地,攒了笔钱帮助儿子创业。刘子维18岁拿着卖地钱,在北市忠孝东路三段租屋开店,初期14岁弟弟和75岁阿嬷也下山帮忙,「那时太年轻,不懂管理和做事方法,很容易被骗。」

初期不仅进货价比人贵,有时出货还收不到帐款,前7年生意始终未见起色,勉强餬口不至于饿死。俗话说「娶某前、生子后」运势旺,25岁和担任护士的太太刘吴锦美结婚,夫妻常为了赶订单,挤在店内摩托车大小空地打地铺,整整拚了1年才步上轨道,也终于获得父亲认同,主动在山上帮忙招揽邻居客。

转型喜饼 引进日本货源

60年代,市面上还未见西式铁盒喜饼,刘子维因麵包坊兼做中式喜饼,口味特殊受顾客喜爱,不少人上门询问西式喜饼,让他嗅到商机,1991年转型精緻喜饼,刘子维亲自赴日选货,成为国内第一家引进日本散装喜饼再分装铁盒业者,一推出就大受欢迎。

面对手头有困难的新人,刘子维曾让客人赊帐借饼,但他谦称这没什幺。

全盛时在台北市南京东路、罗斯福路、台北县中和、板桥与基隆共有5家直营门市,20余位销售小姐。表面看似风光,但回忆起来,刘子维脸上不见兴奋神情,「每个月光店租就要烧百万元,门市小姐常做3、5个月就不做了,经理又不负责,都要自己想办法。」

店租开销加上人事问题,让刘子维疲于奔命,每天睁开眼就为钱烦恼,撑了4年、把千万元老本烧光,才决定收掉门市,退回土城工厂,专心做饼,自营自销。

可贵的是,即使退出婚纱街一级战区多年,仍有不少老客人循着饼香而来,4年前一位88岁陈奶奶带孙子来挑饼,坚持要见老闆夫妇一面,一问才知,当年老奶奶的喜饼就出自刘子维之手。「还曾遇过连越南帮佣都爱不释手,让亲家超有面子,新人事后特别致电感谢。」刘俊谦秀出网路截图,证明礼庄的好口碑。

慎选油品 无惧食安风暴

然而刘子维最为二子津津乐道的战绩,不是卖了多少盒饼,竟是慧眼辨识劣油的真本事。「40年前曾有彰化油厂向爸爸兜售平价桶装油,但他做饼后发现香气不对,私下向物料供应商打听,才知是精製油。」刘俊谦一脸崇拜地说:「油的气味对不对,爸爸一闻就知道。」

1979年爆发米糠油多氯联苯中毒,刘子维发现竟是同家油品公司出产,从此坚持全程使用纽西兰安佳奶油,且下令二子不得任意更换原料商,付出的代价是光油品成本就比同业高出5成,却也让老店安然度过馊水油事件,生意不减反增。

刘子维(左1)注重养生,他不喜欢外食,妻子刘吴锦美(左二)每天都亲自为家人料理三餐,食材均来自山上老家自耕蔬果。

刘俊谦透露,72岁父亲不爱外食应酬,母亲无论生意多忙,都坚持料理三餐,食材皆来自爷爷奶奶在山上的自耕蔬果,「我们不吃的食材,像精緻肉鬆含有味精,自然就不会拿来做饼。」91岁爷爷、奶奶是自家饼店的超级粉丝,每周一爸爸都把预留的饼带回老家,让亲戚解馋。

不做饼的日子,刘子维的最大娱乐是陪父亲拜庙捐钱,乐善好施性格也表现在对顾客上。15年前,门市接到一通年轻新人的电话,恳求「赊帐借饼」待收到礼金再付款,刘子维确认对方真有其人后,二话不说就出手相助。

刘俊谦私下透露,早期爸妈都是採手写订单,「我回家帮忙后,开始改电脑输入订单,整理时发现,平均100张就有3到4张是父亲特别允诺延后付款,我想那是他不爱说出口的善意。」儘管偶尔也会遇上恶意赖帐人士,但刘子维始终深信,有能力帮助人,才是天底下最快乐的事。

目前长子刘书荣负责网路行销、次子刘俊谦负责订单业务,「对客人来说,挑喜饼不外乎兼顾面子与礼子,但这盒饼,却藏着爸爸毕生心血。」兄弟分工齐心做饼,传递最纯粹的婚礼祝福。

日本喜饼皇后系列礼盒,网罗不二家等知名品牌。(760元/盒)。率先引进日本散装喜饼,成为国内第一家再分装铁盒业者。1-1刘子维18岁靠着母亲卖地的钱当资本开麵包店,后来兼做中式喜饼闯出名号,54年养出3代死忠客。刘庚申(左)一度反对刘子维创业,现在是儿子的超级粉丝,60岁大寿生日蛋糕由儿子亲手製作。